首頁 > 娛樂資訊 > 正文

《乘風破浪的姐姐》播出總決賽公演秀

2020年08月31日 07:23   來源:羊城晚報   

  《乘風破浪的姐姐》播出總決賽公演秀 

  阿朵:我們會變老,但不會變丑

  羊城晚報記者 艾修煜 實習生 張曉芬

  8月28日,《乘風破浪的姐姐》(以下簡稱《姐姐》)播出總決賽公演秀,兩支冠軍候選團——由寧靜、阿朵、郁可唯、鄭希怡、藍盈瑩、王霏霏、孟佳組成的寧靜團和由李斯丹妮、張雨綺、伊能靜、張含韻、萬茜、黃齡、金晨組成的李斯丹妮團,分別以三人、五人和七人的組合進行對決,共帶來了《是否》《光之翼》《瀟灑走一回》《逆戰》《我期待》《Last dance》六首公演曲目。

  在三人對決中,寧靜團派出寧靜、阿朵、郁可唯“三大Vocal”演唱《是否》,感動全場;李斯丹妮團則由黃齡、萬茜、伊能靜演唱《光之翼》應戰。五人對決中,寧靜團演繹了全新版本的《逆戰》;李斯丹妮團則演繹了唱跳版經典曲目《瀟灑走一回》。兩團的最后一組七人舞臺中,寧靜團以熱門劇《想見你》的主題曲《Last Dance》嗨翻全場,重現李子維經典“閉眼”動作;李斯丹妮團則走深情路線,全員著婚紗演繹《我期待》,跟觀眾“Say goodbye”。

  兩團共14位姐姐將憑借此次總決賽公演秀的表現角逐7個最終成團名額,經現場500位觀眾投票,兩團比分為1124:1029,究竟是哪團票數領先?7人成團名額分別花落哪家?結果將在9月4日晚由湖南娛樂頻道、芒果TV同步直播的成團之夜揭曉。

  總決賽公演秀播出前,阿朵接受了羊城晚報采訪,聊起了自己參加節目的初衷和“從淘汰走到成團門檻前”的感受。

  不為成團,真愛還是新民族音樂

  在《姐姐》的舞臺上,阿朵憑借著出色的唱功和亮眼的舞臺表現力“圈粉”。在第二次公演的時候,阿朵卻因為現場觀眾喜愛度太低被淘汰。在復活賽中,阿朵成功逆襲,目前距離成團僅一步之遙。但在談到參加《姐姐》的初衷時,阿朵直言:“我不是為了成團來的,我的目標是宣傳新民族音樂作品。”

  作為一個流淌著苗族、土家族血液的少數民族女孩,阿朵8歲時學過民族舞,早年演唱的《一人一花》《煙雨鳳凰》等歌曲也帶有濃郁的民族特色。阿朵曾表示:“曾經美好的民族文化正逐漸被人們遺忘,我感覺自己肩負著少數民族文化傳承的責任。”

  正因為如此,2012年,經歷了一場大病、不滿足于被當作“搖錢樹”的阿朵選擇暫退娛樂圈,回歸山野做個“農婦”潛心研究少數民族文化,并于2017年回歸樂壇:“我放棄了過去十幾年在這個行業打拼出來的成果,選擇去做更艱辛、需要付出更多代價的新民族音樂。我選擇它是因為看到了它的未來,還有它寶貴的價值,盡管任重道遠,我也會盡我所能。”

  阿朵還表示:“能夠宣傳新民族音樂是我的團隊和節目組說服我參加節目的重要原因,如果成團能夠讓我更好地宣傳新民族音樂,那我很樂意。但是這個事情是未知的,如果成團會耽誤我做新民族音樂,那我肯定不會把成團當成我的第一選擇。”

  乘風破浪,也要保持柔軟和敏銳

  七夕節當天,同為“浪姐”的伊能靜發長文“表白”阿朵,并稱阿朵是她心中最能代表“乘風破浪”精神的姐姐之一。對于這一評價,阿朵覺得:“我沒那么好,但我認為,在今年夏天,‘乘風破浪’這個詞特別能鼓勵年齡30+的女性。我也很榮幸,伊能靜會這樣鼓勵我。不管在任何行業,女性要‘乘風破浪’的話,首先要具備一個條件——經歷越多,性格越堅韌,但我們依舊要保持內心的柔軟和敏銳,懂得去關愛自己身邊的人和事物。”

  早早遭遇淘汰,也讓阿朵改變對《姐姐》的態度:“在淘汰之前,我都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比賽——30個姐姐來自演員、歌手、主持人等不同的領域,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專業領域的比賽。被淘汰之后,越來越多觀眾對我的關注才讓我意識到,我應該更好地去施展自己的才華。無論是專業技能方面,還是語言表達方面,我都沒有好好地表現過自己。”

  在復活賽舞臺上,阿朵的Solo秀《緣分一道橋》驚艷眾人,團隊秀《玫瑰少年》的舞臺設計也令觀眾印象頗深;總決賽公演秀上,她和寧靜、郁可唯將一首《是否》演唱得深情款款、娓娓道來……重新回歸的阿朵給觀眾帶來了不少驚喜,她本人也坦言:“再次回歸到這個舞臺,我的確做了很多準備。總決賽上唱《是否》這樣的慢歌,是想要通過歌聲安靜地講姐姐的故事。而作為復活團隊長設計《玫瑰少年》這首歌的時候,把一些質疑的聲音放在開頭,是為了讓我們直面那些負面聲音,重拾信心,重新出發。”

  “或許每一位女性都曾聽過類似的質疑聲,她們也可能會在自己的生活、工作、婚姻中遇到各種各樣的挫折,我也想告訴那些有類似經歷的朋友,你不要被他人定義,你就是最棒的!”阿朵總結。

  成熟更美,呼吁尊重和保護女性

  年齡是女藝人避不開的話題,同時也是《姐姐》節目的一大賣點。

  已經40歲的阿朵是否會對自己的年齡產生焦慮?阿朵表示:“我在即將30歲的時候有過焦慮,但當我真的到了30歲時,我開始接受它,經歷過后就會覺得它沒那么可怕,我們應該學會與年齡和平共處,你要讓自己知道,年齡只是一個數字。”

  在阿朵看來:“18歲就像艷麗的花朵那樣美麗,而30+透出來的是一種像果實一樣的成熟美。只要你自信從容地對待年齡,不斷學習、積累更多有智慧的東西,別人看到的就不會只有你臉上的皺紋、斑點……我們會變老,但我們不會變丑。”

  至于參加《姐姐》最大的收獲是什么?阿朵認為是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在參加復活賽期間,我看到從公司到個人,從夜市到飯館……大家都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為我打Call。在以前,網絡還沒有發達到這種程度,讓我能看到各個城市、各個行業、甚至各個角落都有人支持我。我很感動。”

  此前,直爽的她曾在博客發言怒斥“攝影師用低角度鏡頭仰拍跳舞女藝人”一事,并表態:“今后我在跳舞時誰要再故意在我腳下很低的位置拍照,我一定會一腳把他相機踢飛,不信等著瞧。”此次,面對記者的詢問,阿朵也再次表態:“壓低鏡頭仰拍女性這種行為非常不尊重女性,這樣拍照很容易讓女性走光。不僅僅是女藝人,普通女性走在街上,也可能遇見同樣的傷害。我曾經深受其害,我希望女性在任何時代都能夠被尊重,哪怕我現在年齡大了,性格柔軟了,遇到不尊重女性的事情,我依舊不會客氣。”


(責任編輯 :歐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做什么网赚好呢 2019网赚游戏 网赚的方法 利用人人网赚钱 河北快3开奖 2019国外网赚项目 北京28预测 上海时时乐 易中彩票开户 介绍下靠谱的网赚项目